您當前的位置 :浙江在線 > 液體集運 > 浙江縱橫 > 麗水 正文
金生麗水綠更濃!生態產品價值實現機制的“麗水實踐”
2021年07月09日 08:31:43 來源: 國家發展改革委

  ▲ 走進生態產品價值實現機制(麗水)實踐展示館向左轉,可以看到三面高大的牆壁上,懸掛着一幅幅麗水特有野生動植物的圖片。圖為近日全國生態產品價值實現機制試點示範現場會與會人員在展示館調研。(中國改革報、改革網記者 李韶輝 攝)

  眼下正是江南梅雨季節,麗水,這片“最後的江南祕境”,越發靈秀葱蘢。

  這也是一片紅色的熱土。94年前,中國共產黨在浙西南地區播撒下第一顆革命火種,開啓了浙西南人民在黨的領導下進行革命鬥爭的偉大征程。1935年,中國工農紅軍挺進師在麗水創建浙江省第一塊革命根據地。

  今天,麗水人弘揚踐行“忠誠使命、求是挺進、根植人民”的浙西南革命精神,在綠水青山中默默求索、孜孜不倦,勇當推動共同富裕和高質量綠色發展的“挺進師”和探路人。

  標準引領+制度創新 擦亮綠水青山“金飯碗”

  走進生態產品價值實現機制(麗水)實踐展示館向左轉,可以看到三面高大的牆壁上,懸掛着一幅幅麗水特有野生動植物的圖片。麗水素有“中國生態第一市”和“華東氧吧”之美譽,全市森林覆蓋率達81.7%,是華東的重要生態屏障和綠色基因庫,目前已知野生動植物4347種,約佔浙江省總數的3/4。

  ▲ 千峽湖

  曾經,麗水人充滿困惑:祖祖輩輩守護的綠水青山,不知財富在哪裏?未來在哪裏?希望在哪裏?

  2006年7月29日,時任浙江省委書記的習近平考察麗水時指出,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對麗水來説尤為如此。

  從此,麗水人無數次地思考: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我們的“就是”在哪裏?發展的密鑰在哪裏?

  多年來,麗水遵循習近平總書記的重要囑託開展先行探索,並於2019年成為全國首個生態產品價值實現機制試點市,着力破解生態產品“度量難、抵押難、交易難、變現難”問題。

  2019年2月13日,春節過後一上班,麗水召開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發展大會。麗水市委書記胡海峯在會上指出,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其核心思想就是加快高質量綠色發展,其內在要求是“兩個較快增長”,即GDP和GEP規模總量的協同較快增長,GDP和GEP之間轉化效率實現較快增長。

  量化生態資源價值,是生態產品價值實現的關鍵。如何破題?麗水以GEP核算為切入點,與中科院生態環境中心專家團隊合作,於2019年8月出台全國首個市級生態產品價值核算技術辦法。這關鍵一步,讓“無形”的綠水青山得到了“有價”衡量!

  同時,麗水建立了GDP和GEP雙核算、雙評估、雙考核機制及市縣鄉村四級GEP核算體系,率先完成全國首個鄉級、村級GEP核算。“相關探索成果被納入浙江GEP核算標準,目前我們正在協助參與國家標準的制定。”麗水市發改委主任饒鴻來告訴中國改革報、改革網記者。

  麗水將GEP和GDP作為“融合發展共同體”,一併確立為核心發展指標,納入“十四五”規劃和年度計劃,近年來陸續發佈了市縣鄉村四級GEP核算結果。遂昌縣大田村成為第一個“吃螃蟹”的行政村。

  “大田GEP約為1.6億元,其中,水源涵養為5152.19萬元,氣候調節為5449.46萬元,負氧離子為8.44萬元。”在大田村生活了大半輩子的86歲村民程萬能感慨説,“頭一回聽説村裏山、田、林、水,甚至空氣都有了價!”

  在精準量化綠水青山的同時,能否堅定“守望”綠水青山?麗水大力推進數字化改革,依託“花園雲”生態環境智慧監管,構建“天眼+地眼+人眼”數字化生態監管服務平台,初步實現了對全市域生態底數及變量的實時獲取和分析管控。

  饒鴻來説,今年6月底前,麗水將正式上線標準化GEP核算模型,對全域生態價值“一張圖”進行動態繪製,推動實現任一區域GEP一鍵核算、一鍵報告。

  怎麼實現綠水青山從可量化到可交易?麗水在GEP精準核算基礎上,創新建立政府購買生態產品制度,培育發展“生態強村公司”174家,作為公共生態產品的供給主體和市場化交易主體,有效破解“交易難”問題。

  據瞭解,麗水將全力推進GEP“進規劃、進決策、進項目、進交易、進監測、進考核”應用實踐,加快出台全國首個GEP綜合考評辦法,確保到2025年GEP總量突破5000億元。同時,着眼搭建跨區域市場化交易平台,積極謀劃打造全國生態產品交易中心,加快落地運營華東林交所,探索完善碳排放權、用能權等生態權益交易制度,力爭“十四五”期間交易額突破百億元。

  金融賦值+生態信用 開啓價值轉化“金鑰匙”

  金融賦值是開啓生態價值轉化的一把“金鑰匙”。在麗水,金融機構“搶灘”介入,創新推出與生態產品價值核算相掛鈎的“生態貸”,實現GEP可質押、可變現、可融資。

  截至今年4月,麗水發放各類“生態貸”產品的餘額為200.3億元。其中,林權抵押貸款3.66萬筆、66.24億元,貸款餘額連續13年居浙江省第一。

  ▲ 近日,國家發改委在浙江麗水召開全國生態產品價值實現機制試點示範現場會。圖為與會人員在蓮都區農商銀行白雲支行調研。(中國改革報、改革網記者 李韶輝 攝)

  “這是‘兩山信用貸’在手機終端的線上辦貸流程,辦理一筆貸款僅需要30秒,方便、快捷、秒到賬,在麗水生態轉換就是這麼方便。”在蓮都農商銀行白雲支行,“金融衞士”餘欣告訴記者。

  “農民的生態信用分值還能貸款”。在不久前召開的全國生態產品價值實現機制試點示範現場會上,麗水市長吳曉東分享了這一案例,“生態信用積分越高,授信額度越高、獲得利率越低。”

  吳曉東説,麗水將生態信用作為金融賦值的重要衡量標準,創新建立“1+3”生態信用體系,即生態信用行為正負面清單,個人、企業和村級主體信用評價管理機制,推出13類53項守信激勵應用場景,對生態保護等正面行為和河道採砂等負面行為進行評估後,差異化賦值授信額度和信貸利率優惠。

  其中,在村級這一關鍵環節,麗水已初步完成了整體生態信用評估。“累計評定‘信用村(社區)’790個,試點建設生態信用村25個,今年計劃擴大到100個以上。”吳曉東説。

  ▲ 雲和縣霧溪鄉生態信用積分兑換。

  今天的麗水,生態旅遊一枝獨秀,古村復活燦若星河,鄉村振興繽紛多彩。2020年4月,第一位“綠谷分”信用AAA級市民王怡武,享受到遊覽雲和梯田景區的優惠。

  “綠谷分”從生態保護、生態經營、綠色生活、生態文化、社會責任、一票否決項等6個維度,綜合考量一個人的生態信用,這是麗水推進社會信用體系建設又一個創新。

  走進納愛斯集團的生態納愛斯創新展示廳,記者看到,利用茶葉、竹子等本地特色植物開發的產品琳琅滿目。鑲嵌在牆壁的兩台微型洗衣機正在運轉,其中一台產生的泡沫量明顯要少。納愛斯一名員工告訴記者,這裏面用的是生態綠色洗衣液。

  ▲ 鑲嵌在牆壁的兩台微型洗衣機正在運轉,其中一台產生的泡沫量明顯要少。納愛斯一名員工告訴記者,這裏面用的是生態綠色洗衣液。(中國改革報、改革網記者 李韶輝 攝)

  今年1月,納愛斯自主研發的“洗滌劑全生命週期高效節水技術”,洗滌漂洗節水率約30%,入選國家發改委等四部門聯合印發的《綠色技術推廣目錄(2020年)》。“這項技術如果在全國家庭得到推廣,一年的節水量可達36.48億噸,相當於250個杭州西湖的儲水量。”這名員工説。

  “從前的山高水遠,是納愛斯走出麗水、走向全國的阻力;現在的好山好水,是納愛斯產品最好的背書;未來的綠水青山,更藴藏着生態的‘富礦’。”納愛斯總工程師張蕾説,目前,綠色產品銷量已佔集團銷售額的70%以上,高附加值產品佔集團產值的80%以上。

  這些探索引發了綠色發展的“聚集效應”。

  2010年,四川科倫藥業將生產線遷移到龍泉縣。這裏潔淨的水源、清新的空氣,讓生產隔離網從原來的2年一換提升為6年一換,每年可省下60%的成本。

  2012年,全球藥用玻璃巨頭德國肖特集團在縉雲縣成立了肖特新康藥品包裝有限公司;2019年8月,得益於縉雲良好生態,再次在縉雲投資建設高端藥用玻璃管生產項目,現已投產。

  國內外企業的嚴苛選擇,體現的是環境適宜型產業的發展抉擇,彰顯的是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

  產業培育+協同發展 打造共同富裕“金名片”

  “麗水山耕”“麗水山居”“麗水山泉”……兩年來,麗水着眼於實現共同富裕,推動綠水青山可變現、可增值、可持續,拓寬生態資源產品化、產業化變現渠道,持續促進“山”字系品牌集成發展,有效帶動生態精品農業、全域旅遊等一二三產業協同發展。

  青田楊梅、雲和雪梨、縉雲茭白……麗水市發改委生態經濟處處長蔡秦告訴記者,“麗水山耕”現已整合629家優質農產品生產主體,綠色生態產品溢價達到30%,最高溢價達到10倍。全市323個生態農產品效益凸顯,年銷售額達108億元。

  又是一年楊梅季。在青田縣綠豐梅園家庭農場裏,枝繁葉茂的楊梅樹上,綴滿了顆粒紅潤的果實。蔣東麗的楊梅基地有近30畝,隨着採摘遊熱度攀升,她在家門口就把楊梅賣光了。“每年都不夠賣,靠楊梅這一項,每年能穩定收入四五十萬元。”蔣東麗喜滋滋地説。

  這兩年,青田創新科技種植楊梅,採用不同熟期品種配套、海拔梯度開發等措施,使採摘期長達55天,增強了市場競爭力。如今,青田楊梅不僅成功進入温州、義烏、南京、杭州、香港等地市場,還遠銷西班牙、意大利、新加坡等國家。

  “一朵普通軒德皇菊就值25元,精品售價更是高達150元一朵。”在生態產品價值實現機制(麗水)實踐展示館,解説員還介紹説,青田推廣“一畝田、百斤魚、千斤糧、萬元錢”新型種養模式,讓稻魚共生這一全球重要農業文化遺產瑰寶煥發新生機。

  ▲ 稻魚共生

  “麗水山居”推行“生態價”,不僅賣民宿服務,還賣好山好水好空氣,實現生態產品“明碼標價”,蓮都區下南山古村落開發成為全國樣板。目前,全市累計培育民宿3380家,近三年年均接待遊客超2500萬人次、累計營收超90億元。

  “麗水山泉”偏硅酸高、鈉含量低,口感甘醇清冽、柔順爽滑。其圓柱形瓶身融入了水波紋的設計元素,形似動感十足的“麗”字,宛若清澈流動的山泉。“未來,麗水將重點把水經濟培育成為新的經濟增長點,高水平推進華東優質水經濟產業園建設,全力打造全國高端水生產供應基地。”蔡秦説。

  ……

  一脈相承的一系列組合拳,換來的是麗水生態環境狀況指數連續17年全省第一,發展進程指數全省第一,全市農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幅連續12年位居全省第一。

  每一個麗水人都是生態的保護者、經營者,更是受益者。

  ▲ 甌江

  八百里甌江,縱橫流淌在麗水的青山綠水間,浩蕩穿境奔向東海。與之相隨的甌江綠道,宛如一條條“綵帶”蜿蜒在麗水城鄉、山水間,串起了美景,承載了文脈,更連起了民心。

  九龍濕地出現“熒光海”奇觀、遂昌金礦蝶變為“黃金之旅”、景寧爐西峽“華東第一峽”美名遠揚,越來越多的“麗水山景”成為網紅打卡點。這是麗水在生態產品價值實現機制探索中,保護生態系統原真性和完整性的生動註腳。

  ▲ 九龍濕地出現“熒光海”奇觀

  而兩年來的試點,麗水先行先試、善作善成,創造了上百個成功案例,形成了多種體制機制路徑模式,為踐行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理念,豐富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提供了麗水案例、麗水方案、麗水智慧。

  一座山的“點綠成金”,窺見了政府的主導力;一滴水的“價值千金”,激發了市場的原動力。

  金生麗水綠更濃。“乘着國家支持浙江高質量發展建設共同富裕示範區的東風,深入推進生態產品價值實現機制改革”,麗水的目標更加清晰,腳步更加堅定,未來更加可期。(作者:李韶輝 中國改革報、改革網)(圖片除署名外,由麗水發改委提供)


標籤: 綠水青山 責任編輯: 吳丹
分享到:
//img.zjol.com.cn/mlf/dzw/zjxw/zjnews/lsnews/202107/W020210709307005040878.png

金生麗水綠更濃!生態產品價值實現機制的“麗水實踐”